孤独 书

2
回复
1474
查看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2-18 18:25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1.

察觉自己孤独,或是不孤独,都是轻视。

2.
还以为真正的一个人会要落泪。也没有。哭这种事,倒不是觉得痛苦,只是一口呼吸被压在眼底,大概是思绪一踉跄,氧气就化成泪水拥了出来。几滴流干净也没有情绪接着号啕,落泪要体力,而一个人的时候大多云淡风轻蓄不了什么埋怨的说辞。

3.
与他分手两个多月,她还笃定我不会自己打电话订餐,不与人交谈,不会自己捞下水道里被腐化的碎头发,擦抽油烟机管道里无法清洗的油。其实没什么不好跨越。以前恐惧生人,倒不是真的怕,只是能免则免。我缠过正在上班的他帮我打电话给楼下的餐馆,为一盒盒饭。与他分开两个多月,自己下楼买菜买饭,也自己打电话给所有以前避讳不已的陌生人。其实并不可怕,他从不明白,我不是不做,只是因为有了伴,就把惰性当依靠,将“不想”淋漓尽致地发挥。

4.他们说自己很孤独,一个人住,没有家人软硬伺候要挟你早起吃饭,没有陪伴,精神低落会买醉求荣。但也有一个人,不抽烟喝酒,不群发短信,不主动邀约。那时将所有人的隐身可见取消,每天活在世上做一个透明人。在微博上看见关系脉络里的人打情骂俏,世界喧嚣。号称无爱的人晾晒寂寞,但寂寞不是孤独。有人在酒场欢愉,拍声色俱全的画面作梗铺垫,不知名的看客都看到了寂寞的号召,鱼群一样向饵游去吐着泡泡。笑一笑,对天边家人装作自己很好,并不告知已经三天没出门。摁掉所有没营养的短信,也发不出“你在做什么”的求救信号。跟自己养的猫对话,哪怕它只是盯着自己碗里剩下的猫粮有多少。

5.
差不多三个月,楼上楼下的人每天在装修。我的房间左墙右墙都在钻孔机的骚扰下振动。没填半夜入睡,等着装修工好吃懒做不要太早做活。但他们八点起来,跟着墙壁搏斗到九点,于是梦中岛屿沉没动物哀鸣。我醒来之后他们不知道在做些什么,也许搅和泥水铺墙纸,总之再无声。下一个工作钟点是下午一点,睡意刚刚懒洋洋地团躺,世界就兴师动众地叫醒它。无人可投诉,你只是不坐班的孤独人,一忍局就是三个月,怨言仍是那么些,不消不长。

6.
不会无聊。但什么叫有聊。如果画一个通透的妆出去赴约八卦生活就有些兴奋点,那推开家门回到房屋就足够冷却。离别时说“有空找我”的友人,你在微博上看他们忙得无暇走过两条街跟你吃个饭。所以你也很习惯,发现楼下有很多种可以吃独食的饭店。盒饭套餐面包水果麻辣烫。一顿二十块打发了自己,或者五块一包的泡面。还有十九块一带的干木耳,抓一小把用水浸泡,膨胀成足够凉拌出一大碗的体积。有天发现楼下那家快餐店,墙上都无画作装潢,只有一道狭长的镜子,忽然从墙上镜中看见独坐的自己,犹如看见话中痴愣的模特假人。

7.
也不是那种需要邀谁三五成群相聚的人。也想过吧,招呼半熟不熟的人一起喝酒唱K聊天。妹妹问为什么不热心交际,答曰,去多了你就知道,人际浪潮里受欢迎的船只不外乎两种—— 一种雍容华贵人人要交结一番,都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利用;另一种人无所但是人很有趣,破罐子破摔的特别或是坦荡得像是出卖自己换来的风趣,哪怕真心无几多,引人发笑就够受用。但你偏偏哪种也不是。心情好的时候信口开河地做过第二种,但是真正孤独到想入人群时,不想费劲心思对这个世界多讨好。想等世界真的接纳你的良言,可这世界就是冷屁股,你不贴它,它也高傲地另寻玩伴。

8.
所以宁愿一个人。

9.
网购许多东西,每天都在等着快递敲门。买许多手工材料,一点一点尝试。你也许没试过真的日日夜夜缝制小玩意儿,房间的进光不够,再亮的台灯也拥不住细节。到了傍晚眼睛累得一塌糊涂,甚至要流出泪来。在穿针引线的时间频繁发现自己无能,线头对不上针孔,明明就在眼前,知道向前一步就是通融,可是推过去,就是擦肩而过的空。空得心里眼下都觉得痛。

10.
还有人近似抱怨地跟你炫耀孤独。无人爱她,或是正爱着的并不懂。已遇见愿意一日一面的躯壳还要抱怨,倒也听得完。实在无心的时候不顺着这个话茬接。但是人啊,不知作何而来,也许只是为了排解自己的孤独就将对方当做垃圾桶,情绪不管好坏都统统倾倒,也不管对方的身下是否有个更大的黑洞。没关系,习惯了就好。你若是张牙舞爪透露,对方就觉得你矫情敏感,所以你听完。你身边都是言辞漂亮的朋友,黑说白,白说黑,美化修缮,永远找得到自我寄居的观点来允许自己矫情,却不耐烦你的失落。所以你永远不说,永远不说,永远不说。

11.
时常的一个人看电影。越是惹人哭的越是要一个人去看。必须买大桶的爆米花,只是想要一桶甜得发腻的东西罢了。你也不想吃得有声咯吱。隔壁连续落座下三人,三人成虎呀呼啸而来,点评所有咯吱爆米花的人不要脸,仗着自己有团伙的第七发挥舆论与道德的优越。于是在黑暗里有那么一点想哭,两指无声摸一颗膨胀的最松软的爆米花送到口里,感觉自己可以用唾沫占满,就像大海水呀灌入舟船,你是哪个狠心的世界,把你喜欢的甜腻先一个浪头拍成覆灭,再轻声的蚕食。你明明知道他们与你无关,成群结伙的人总是借着旁人纵容自己底气,先谈论旁人,在谈论电影,任何细节都要过问涉足摊开来讨论,就不留给旁人适当的留白。可是你还是这样一颗一颗,身心疲惫地吃完整桶看完整场。

12.
偶遇良人么,也许也有。路过的男士总是找你聊天居心只不过一点点叵测。对于暧昧这回事其实人人心知肚明,你不玩,就玩不起来。没有一个人的暧昧,两个人都摆出世界冷屁股那样子,你贴一点,他尝了甜头于是他也贴一点——这种都市人寂寞的游戏也不要做,做来做何?对于暧昧而来的过客,偏偏要很认真地询问,你觉得这样下去的意义在哪。躲在不负责的位置只为了全身而退,一开场就看得到,不诚恳的游戏不如亮出底牌。撒谎啊,浪费生命。你撒谎一个,还要花无数岁月再来一趟勾心斗角兴许才能走回正道上。

13.
一杯独酒,一支蜡烛,入夜了开门引风入堂,熏一种名叫希腊花园的香精,抱着猫缩在沙发读一本书。时常读几十页就觉得模糊,于是打开电脑,看国外大学的公开课,听一点有意思的论点、英文,一边看一边做手臂负重训练减肥——这样坚持了整整两个月。没人陪伴,没人过问,没人解答,没人理解,也不许人陪伴、过问、解答、理解,只是偏有人高弹阔论这种孤独覆辙的生活的不应当与不道德——只有与人交接自我环宇是正确的吗,可是,为什么。

14
只是因为知道没有谁真的需要谁。人际欢场都有定律,得益者界名流。既看过,便脱掉,剩一层丑陋的依附换做孤独。习惯了也好。也不用活在世界中央,被彼此欺骗的文化灌输各种理念,却忘记自我感应的初衷,忘却世界之中真正需要守护的是情感,善念,还有有限的能源。再没有旁人激将,自身也不会盲目散发的欢愉情绪蒙蔽双眼,无法做出自知理亏却又高兴得要死的傻事。没办法被“找些人出去玩玩”的劝说再离间,于是被下定义成“有毛病的人”。
争嚷不过,也没什么好争嚷。
其实你不是要说服别人你没事。
不想讲,讲了也无用。
孤独者与害怕孤独者一线之差,前者只剩冷静,后者还期盼跟世界作乐作乐。后者笑前者因为一无所有所以把玩不了世界——倒也是,有一半是没有足够丰腴的底气沉溺,就上了岸,做一个在黑夜里孤独望着月亮思考的人。

15.
从前无法逾越是因为自己的贪嗔痴。
但越至孤独却越是直面自我的处境。
已习惯无人的夜,睡醒的猫想转个新场,它从床边跳上沙发,走到我身后,却又试探的伸过爪子踏上我盘着的腿——我发觉它像踏住一只舟那般轻盈的点着我的腿,又像登船的人走到我怀中,聚拢,团上,眯着眼。大风大浪终会来,我就像他的方舟。和它从无对话地相依为命,本能地相依,一转眼都已五年。浮世之中还需要什么?朋友都是会离别的过客,爱人也是说谎而来的簇拥着,曾经光线的激发彼此能量强推进,但一旦失控就耗空。说再多做再多最终散场时一样也不能留。

16.
所以察觉自己孤独,或是不孤独,都是轻视。孤独即轻视自己,不孤独即轻视孤独。否认即越来,承认即席卷。永远在周旋,却没人承认它也有它的真相——越不回避,越清醒。

17.
在非常寂静的夜与孤独之中,发觉自己不再信任放纵者的颂歌,但也不能将宣扬宣扬。只不过世界有的时候,无胜于聊而非聊胜于无。若你镇守得住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-------From消失宾妮--------
发表于 2012-2-19 10:43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{:soso__5529463236806340794_2:}
发表于 2012-2-19 12:56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深有感触啊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讷河,关注nehe.com.cn
微信&QQ号

3623459

周一至周日9:00-23:00

反馈建议

3623459@qq.com 在线QQ咨询

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版